<address id="vdhnx"><form id="vdhnx"><nobr id="vdhnx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vdhnx"><nobr id="vdhnx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vdhnx"><listing id="vdhnx"><meter id="vdhnx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vdhnx"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vdhnx"><listing id="vdhnx"><menuitem id="vdhnx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vdhn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vdhnx"></form>

            河洛古國與萬年龍魂
              作者:陳有芳  瀏覽:2944  發布時間:2020/12/25

            5300年前“河洛古國”的發現,令人不禁聯想“萬年龍魂”這一傳說。

            2020年5月7日,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,確認位于河南省鞏義市河洛鎮的雙槐樹遺址,是距今5300年前的仰韶文化中睌期巨型聚落遺址,面積達117萬平米,專家們一致認為,這是黃河流域迄今為止發現的規格最高的具有都邑性質的中心聚落,建議命名為“河洛古國”。

            該遺址有力佐證了中華文明起源的關鍵階段,河洛地區是神州大地具有代表性和影響力的文明中心,填補了中華文明起源關鍵時期、關鍵地區的關鍵材料。專家普遍認為,雙槐樹遺址的地理位置、規模及文化內涵,無不凸現其在中華文明的中心位置。河洛古國的發現,可能要改變中國歷史從夏代開始這一認知。

            多載上古之事的編年體史書《竹書紀年》,有關于“一百年,地裂,帝陟”的記載;唐代天文學著作《開元占經》,也記載“黃帝將亡則地裂”。巧合的是,在雙槐樹遺址發現了多處地震引發的裂縫遺跡,還有明顯的地層錯位現象,專家估測,時震級當在6.0級以上。地震時間與河洛古國的衰落期重疊。專家認為,從這次地震的影響入手,或許可以找到黃帝時代更多遺跡的線索。中國考古界認為,中華文明起源傳說中黃帝活動的年代,應在距今5000多年前后。夏啇周斷代工程首席科學家李伯謙指出,遺址呈現出的景象與內涵,契合了《易經》“河出圖,洛出書,圣人則之。”的記載。雙槐樹遺址這樣的重大發現,自然讓人推測可能與黃帝有關。專家認為,不排除雙槐樹遺址是黃帝時代的一座都邑。

            專家們認為,雙槐樹遺址發現“北斗九星”遺跡及有關建筑,旣是天文觀察的遺跡,亦具特殊的人文含義。天文與人文的交融,表明在此高等級聚落布局中,禮儀化思維和尊崇“天地之中”的宇宙觀己現萌牙,后世中華文明政治思想的若干底色,在此已具趨形,有了最初體現。河洛古國的中心區域,己有典型的甕城建筑結構,可見居住者非同一般。這里發現有4排大型房址,房址之間有巷道相通,其中最大一房面積220平米,即使今天看來亦屬豪宅;擺成北斗星型的九個陶罐,就是在這座房子前面的門廊發現的。

            中華文明的一個典型特征即是農桑文明、絲帛文明。在雙槐樹遺址,還發現了中國最早的骨質蠶雕藝術品,其長6.4厘米,用野豬獠牙刻成,形如一條正在吐絲的家蠶,這是難得的直觀實物;它與青臺遺址等周邊同時期遺址出土的迄今最早絲綢實物一起,實證了5300年前,黃河中游地區先民已經養蠶繅絲,掌握相當的農桑生產技術。從這一角度看,以雙槐樹遺址為首的黃河流域中心聚落群,是目前發現的中國農桑文明發展時代最早的代表。

            遺址的出土器物,包含許多外來文化因子,稱得上是兼容并蓄。如折腹鼎、背壺,具備大汶口文化特征;薄胎斜腹彩陶杯,體現明顯的屈家嶺文化因素;看似相隔遙遠的崧澤文化、大湲文化,在出土器物中,也可發現其影響。上述器物充分表明,河洛地區在距今5000年前后,就是聯通四方的交通孔道,人群流動頻繁,具備開放包容的特性。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主持人王巍認為,中原地區的地理優勢,有利于文化匯聚和輻射,5000年前的中原先民,對外來文化已采取主動吸收而非排斥的態度,這是中華文明的根基,也是文明延續的重要因素。

            河洛古國是一處經過精心選址和合理規劃的都邑性聚落遺址,周邊的青臺、汪溝和洛陽的蘇羊、土門等多個遺址,特別是西山、點軍臺、大河村仰韶文化城址組成的遺址群,對雙槐樹都邑形成拱衛之勢。據分析,這是迄今為止在黃河流域發現的仰韶文化中晚期,規模最大的核心聚落群和唯一的大型城址群。

            看世界四大文明古國興衰,尤顯發現河洛古國遺址的重大意義。古巴比倫、古埃及、古印度、古中國,四大古文明的前三,俱因外族入侵,為其他文化所取代等原因,而半途而廢,中止發展。巴比倫古文明,在早期就被多個民族侵入,之后又遭波斯人和亞歷山大征服。再如埃及古文明,歷史悠久,興盛一段時間后,先后被波斯、馬其頓、阿拉伯等外族征服。印度古文明曾先后遭雅利安人、波斯人、亞歷山大、阿拉伯人侵,本土文明被大肆破壞。而致出現遺下的古文字后人難以辨認等窘況。而中華古文明,從未中斷過,盡管改朝換代,政權更迭,民族體系一直以漢族為主,大一統思想觀念始終如一。“犯我漢者、雖遠必殊。”漢武帝竟將犯邊的匈奴遠驅歐州。數千年中華古文明得以延續,與堅決的捍國意志是分不開的。河洛古城可能因震災等原因而衰落、遷陡,但其文明卻得以延續、發展。

            文字記載是古文明延續的重要依據。中國文字運用並非最早。古巴倫和古埃及,都有5000多年的文字史。中國文字始自晚啇,當時的甲骨文己屬一種比較成熟的文字。但是,從象形文字過渡到甲骨文,肯定有個很長的發展時段。比如在夏代以前的刻石遺跡中,發現不少疑似象形字的符號,至今難以解讀。公元前841年,發生在西周首都鎬京的國人暴動,實行“共和”,這是中國歷史上的紀年開始。但是夏歷紀年卻運行了79個甲子,至今已有4700多年,間接說明中國文字史的久遠。中國文字正式運用出現在3400多年前,5300年前的河洛古國不可能發現文字,但應注意探查有無文字萌芽痕跡。

            “一百萬年人類史、萬年文化史、5000多年文明史。”與河洛古國遙相呼應的是,5000年前后的古遺址,在全國各地不斷發現。值得一提的是,遠距中原的福建,不但有閩侯縣曇石山史前遺址,甚至在平潭島上,也發現20多處距今5000多年的遺址。當地的“殼丘頭”遺址,因此被定名為“殼丘頭文化”,周圍還形成遺址聚落群。平潭島甚至在平原、流水、北厝三處發現萬余年前的舊石器遺址,吸引許多中外專家學者前來探研。史前即有先民登上沿海島嶼繁洐,可見同時期在遼闊的華夏大地上,先民活動范圍的廣闊和活躍。而河洛古國,無疑正是它們的杰出代表。

            無庸諱言,由河洛古國上溯,此前應該有個漫長的發展階段,至少要有數千載光陰,才能達到當時的規模和發展程度。設若4700年加上5300年,那么,中華民族“萬年龍魂”這一傳說,完全是可信,且有充分科學依據的。

            河洛古國的發現,尤使龍的傳人、炎黃子孫,倍感榮光。隨著對遺址的深入考研,必將有更新的發現,佐證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、深厚淵源!



            作者系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、研究員

            電話: 13860651026   

            2020.12.23

            上周冠軍
            人氣:40463,發布文章:1022篇
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服務條款 | 廣告服務 | 網站地圖 | 網上留言 | 通訊員 | 我要投稿 | 稿件列表 | 在線咨詢 | Rss訂閱
            地址:福州市鼓樓區五四路263號老干部局大院15號樓四層 閩ICP備1400609號 郵箱:jq368@163.com
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20 《金秋》欄目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關注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  岛国AV动作片免费观看